新的一年开始

新的一年开始了, 技术部的办公室也调整了,姚工静悄悄的走了,他签的那些名都还在,只是座位空荡荡,仿佛不曾待过一样。随着二楼的人都搬到了4楼,姚工的座位也就要没有了,我昨天去看了一眼,桌子上只剩下一堆他留下来的不需要了的资料和笔记本,忽然有一种人走茶凉的感觉,眼泪止不住往外涌,不想让别人看到我 的样子,所以赶快走出了那个空空的办公室,站在走廊的窗子边整理自己的情绪。姚工跟我们一起工作快14年了,他其实也不是对我特别照顾一些,我跟他也不怎么面对面交流,但知道他走,我还是特别伤心。

后来我仔细想,可能是因为姚工的离开,我突然间明白公司不是家,周围所有人不过都是因为上班才在一起,大家的根本目的不过都是工作而已,因为这一点,打破了我心中的理想状态。

去年6月的时候,我因为想走,但准备走的时候又各种不舍而纠结,为此跟姚工谈了一次,他跟我说,其实外面的公司都是一样的,工程公司不稳定,国企人际关系又复杂。后来,我因为自己 无法面对跟现在的离别以及对未来公司的不确定,而最终留了下来。但是没想到,他自己居然毫无留恋的就走了。

有时候,我们的确无法选择面对什么 。

 

 

 

2018.4.13

周五, 阴天.

这几天我一直在一种焦虑的情绪中,可能是因为萱萱马上就要上小学了,我不甘心她上家门口的小学,也似乎看不到让她上更好一点小学的希望.

自从前几天我给她报了上实,结果网筛没过, 我就开始了我的焦虑.

而她的好伙伴要去东滩了,我更是为这个学校的开放日,我没有去,错失了机会而后悔.

我虽然打算给她报新世界看看,但这么多人,也许面试的机会也没有.

福外又不知道能不能考上,所以我很纠结啊.萱萱在人群中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不一定有什么优势.

教育就是赌博啊,而我,刚开始的起跑线上就已经落后了.

我想到以后进了新时代小学,到底要不要给她报补课班,提前学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想她累啊,可是,大家都在学,我们又不能不让她学.

到了今天早上, 我又觉得萱萱快乐比较重要,不应该让她太累.

养孩子实在是太累了.

在这里我爱你。
在黯淡的松林里风释放它自己。
月亮在漂泊不定的水流里发出磷光。
所有的日子完全一样,都在互相追逐。

雪花在起舞的图案中飘扬。
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西边滑落。
有时候是一片帆。高高的,高高的星星。

啊,一艘船的黑色十字架。
孤零零的。
有时候我很早起来,而甚至我的灵魂也是潮湿的。
在远方大海响着和回响着。
这是一个港口。
在这里我爱你。

在这里我爱你而地平线徒然地隐藏你。
我爱你即便是在这些冷冰冰的事物中间。
有时候我的吻贴着那些横渡大海
朝着达不到的终点驶去的沉重轮船。
我看见自己被遗忘有如那陈旧的锚。
码头悲哀起来,当下午泊在那里。
我的生活由于没有目标而日益疲乏和饥饿。
我爱着我不能拥有的。你是那么遥远。
我的厌倦在跟缓慢的黄昏搏斗。
但是黑夜来了并且开始向我歌唱。

月亮转动它的发条梦。
那些最大的星星拿你的眼睛望着我。
而既然我爱你,风中的松林
就要以铁丝般的针叶歌唱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