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今

史今.jpg


史今,是一个悲剧人物。
是的,他伟大,他可爱—–但他也悲哀,让人为之心碎。
《士兵突击》这个电视剧里,没有反面人物,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部剧里,却着实有两个悲剧人物,一个史今,一个伍六一。
天使,如果流落人间,那多半,是令人心酸的悲剧。
一念之差,我想,对于史今来说,招许三多当兵,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念之差。
或者,我们用宿命的格调来解释一下,史今和三多,只怕是,上辈子就有宿缘。
我常想史今少年时一定非常象许三多,否则初见面时一点灵气也无的许三多怎么会就那样鬼差神使地撞进史今的心坎?只不过,史今比三多,想必要聪明那么一点点。
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聪明,就会让史今,比三多更早更深切地体会到,一个没有机会的老实人,是多么痛苦,一颗朴实单纯的天真心,是多么遭人轻视。
三多笨一点,三多没想法
,至少没史今那么明白---可史今看着三多,就象是看着一个更可怜的自已,他不拯救这个人,还有谁来?


[#M_ more.. | less.. |傻人和聪明人之间,谁更有福气,还真是难说的很。
我猜想,史今在象三多一样大的时候,一定深深渴望着一个被拯救的机会---可没有人来。拯救他的,是他自已。所以,那一刻,许三多在他眼前被揍得痛叫,史今不由自主地,就会去完成那个,沉淀在他心里多年的渴望---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是拯救者。
从这一刻起,史今的命运,就和三多的命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当然,也许在最初,史今自已并不知道。
有时候我觉得,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真是说不出理由来的,仿佛就跟欠了这人什么似的,不还回去,自已便寝食难安。
都说,施比受有福---但是,如果施到最后是掏空了自已的话,那种伟大会不会,显得多少有些悲凉?
史今的身影,在全剧人物中,是最单薄的一个,这也许便预示了,他亦将是全剧人物中,最让人心痛的一个。
当天使,压力该有多大?如果有选择的话,是否谁都愿意,选择去当一个拯救别人的天使?
史今问伍六一:可是,你说我有的选择吗?
没有选择!你接受了他,你也就接受了这之后的命运---半途而废的好事比坏事更糟糕,当一半好人比一开始就当坏人更令人齿冷,给一半仁慈比一开始就冷酷更让人绝望。
说到底,史今坚持在许三多的世界里当天使,原因还是那一个:负责!
我在心里答应了你,我就要负责到底,哪怕为此,赔上我所有的全部。
呵,我们为什么爱煞《士兵突击》?就是因为这里面所有的人都在负责,当你环视你的周围,发现竟全是一群肯负责懂负责也会负责的人的时候,你难道不会觉得,你已经,抵达了天堂?
史今,应该不是一个技术型的兵---要知道连长高成在分新兵之前就表现出对他去留的担忧,那说明,史今在许三多没来之前,就已经在面临着,年年过险关的难题。
史今的价值,在于他捏人的价值---看看三班,冲天炮一样的伍六一,滑泥鳅一样的甘小宁,再加上扶不起的白铁皮,这就么一群人,居然在许三多没来之前,先进班集体的锦旗能在宿舍墙上挂出印子来,史今带兵的本事,由此可见一斑。
但是,把别人送上去的时候,你自已的精力必然不济,高成那么关心他的个人成绩,就是因为心里清楚,你若老是垫着人家,自已的位置,就必然不可能升高。
许三多来之前,史今大概还尚可支撑,虽然年年让高成心里打鼓,年年却也都平安渡过---然而许三多一来,是个人都明白,史今的时间和精力,从此将不再,属于他自已。
只有许三多不太清楚吧,没办法,被天使照料的人总是感觉理所当然,就象一屋子都亮堂堂,但最黑的,是灯下。
老七大概不知道史今被三多砸了一锤子吧?要是他知道是这一锤子导致史今本来就不出色的个人技能直线下滑,他会不会真的拨出枪来,冲到许三多面前把他毙掉?
我记得,很久以前,三毛写过一个守护天使的故事---她讲,每个孩子,都有一对守护天使,这天使是不会飞的,他们大大的翅膀,厚重的羽毛,是用来给孩子遮风挡雨。当孩子渐渐长大,天使的翅膀不再有力,羽毛也渐渐脱落,于是孩子就会从翅膀下面走出去,越走越远,永不回来。而那对天使,只能守在原来的地方,静静地死去。
这是我看过的,最悲哀,也最真实的故事。
史今,就是这样一个,守护天使。当他把许三多遮在自已翅膀下面的时候,他也就注定了,那个最后的结局。
我们恨不恨许三多呢?
还是那句话,你会不会因为父母全心全意地照料他们的孩子,而去恨那个孩子?
史今的路,是他自已的选择,他在付出之后,收获了他想要的果实。
求仁得仁,夫复何求?
所以,我们只能痛哭,为了那必然来临的,无法回避的的凄美结局,而泪雨倾盆。
凄美,也是一种美,当我们不能拒绝的时候,我们只能由衷地尊敬!
史今心里还是不甘的吧?天安门前的流连,他为什么,会倚着高成,哭到不能自制?
我也不甘心,我若是高成,大概会拍桌子打板凳四处找关系把史今推荐到军校里去,读几年书再把他弄回来----不过又一想,这么着史今也不能答应啊,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钢七连,还能唱这出假公济私的戏?
原则,放在别人身上时,是锤炼。放在自已身上时,是磨难。
而当一个人,始终用最严格的原则来要求自已时,他那通体的华光,就会让别人,五体投地!
什么都是有代价的吧?哪怕是作一个天使---得到是虚的,付出是实的。
不过,虚虚实实,哪个更重要,又有谁能说得准呢?
关键还是在于,你自已心里,更在意虚,还是更在意实。
都没错,在意什么都有道理,只要,你能说服你自已。
史今在意的是什么,显而易见。
于是,他为他所在意的东西,付出了他所能付出的一切。
这,大抵就可以称之为,伟大吧。
我们所在的这个真实世界,史今们,其实是很多的,只不过他们的故事也许更加平淡,连写都写不出来,就此湮没无闻。
我为这样的真实,这样的无奈,这样的必然,而一大哭。
这也是一种生命的真谛,就如月亮的背面,有光,就有暗,有轻,就有重,有喜,就有悲。
而面对这样的真谛,你还能否,坚持你的信念,走向你,下一程的路?
史今能。
_M#]


 

哥哥

  今天哥哥搬走了,住了两个星期,然后他说都要住的不好意思了,就和嫂嫂搬走了。
  一整天我都心里空空的,他和嫂子在这里的时候,我总是没心没肝的,没有感觉到他们对我的好,突然间不在屋子里了,只剩下一张空空的床摆在客厅里的时候,一下子都无法反应过来,心里特别的难受。他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无法忍住的像个小孩子哭了,他一听到我哭,心里就心疼的也哭起来。血缘的关系真的是好奇怪,我心里都没有觉得我是这么在乎他,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老是埋怨他抽烟多,也暗暗的看着他抢电脑的时候,想跟他抢。心安理得的看着他烧饭我们吃,跟我们收拾屋子。
   我哥快要三十岁了,他受了很多的苦,他在外面打了十年的工,做了太多的体力活,身上有很多的伤,他从生下来的时候就营养不良,到现在一直都是瘦的厉害,个子也不高,长的像妈一样秀气,我们两似乎长的太不像了,原因是我长的像爸一样的高个子,粗狂的骨头,呵呵。
我哥以前很调皮,脾气也很暴躁,我妈说过的一个镜头我颇感动,小时候我刚生下来的时候,他已经4岁了,我妈要干活,他就拽着我的半个身子,带着我到处跑。后来长大的记忆里,我们一直都没有很和平的相处,总喜欢吵架,嘿嘿,两个冤家。后来,上初中了,就一直不怎么见面了,我偶尔才能回家见到他,再后来,我上高三的时候,他就结婚了,在海南打工去了,大二的寒假,他打电话到寝室找我,让我给小侄女起名字,到现在,调皮的小侄女也已经5岁了,哥也苍老了很多,时间真的是太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