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年华(最爱的电视剧)

似水年华.jpg









   喜欢黄磊和刘若英,是很久很久以来的事了。因为他们的作品,得以在隔着山重水复的地方,看到自己的生命,在别人的境遇里投影。
   《似水年华》是黄磊和刘若英合作的第三部戏。黄磊演书卷气浓浓的北大博士生,刘若英则是从台湾来内地工作的时装设计师,几乎是两人从影以来最贴近本来身份的角色了。而且,这一次他们之间不再像徐志摩与张幼仪、少东与英儿那般,永恒站在爱情的背面。在黄磊称为给自己的“青春纪念”的作品里,他们得以倾心相恋。戏里文和英的初次交谈不欢而散,因为英误动了文心爱的古书;而真实的黄磊也在第一次和刘若英见面时就批评她迟到,令刘若英至今仍带笑地回想,耿耿于怀。许多巧合仿佛无心,又似有意,就像戏中人物的名字,她并不姓英,似乎也不是叫英,但是,反正,她就是“英”。
[#M_ more.. | less.. | 黄磊说他和刘若英之间是在爱情、亲情和友情之外的第四种感情。而刘若英说: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也许并不是爱与恨,而是彼此擦肩而过却“相忘于江湖”;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并不是生与死,是站在你的面前,却不能说一句“我爱你”。
  可是,黄磊不承认他与刘若英之间有爱情,却到底也不忍心归之为友情。
  看《似水年华》会看得人焦急。当文和英在相距五米处视而不见地错过,当文在英曾停驻的音乐盒前停驻,当文写给英的信飘落在一堆不相干的信里,黄磊仿佛想说:这就是人生的无奈,这是区别于琼瑶式爱情的属于现世的,爱情。
  但这却又是最最不现实的一个故事。这并不是一个关于时光隧道的科幻故事,也不讲述旧朝代的事情,但它的时间却跨越至50年后,在有无限不确定性的未来,肯定地告诉你故事的结局:虽不相守,却始终相思。
   刘若英在《一个人的KTV》里说:有些话在台词里说会比较容易,甚至比较真。我愿意相信,黄磊拍这部戏是为了借着文的嘴说出所有他在真实的人生里不能说的。文眉宇间那些前所未见的勇敢与退缩、狂喜与受伤,也是属于黄磊的。
   英不想伤害雄,黄磊不能背叛孙莉。但是《似水年华》,是黄磊给刘若英的一个比钻石更恒久的承诺。
    其实我并不知道,当黄磊在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出这部20万字的《似水年华》剧本的时候,当他为在自己青春尚未褪色前(结婚前?)推出这部戏而紧赶慢赶的时候,当他在片场为着种种压力和情绪而失声痛哭的时候,会不会想要有像我这样的一个读者。我甚至也无从把握,这样的一番解读,是对他们心事的洞穿,或纯属牵强附会。但我清楚地知道,我不想要刘若英一辈子的孤单,我不喜欢黄磊的终身伴侣是《我想我是海》里那个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的护士。如果现实不能改变,那么我想给刘若英一个传奇,让她做那个男人一辈子不能释怀的女人,做他蓦然回首时,永远惊心动魄的回忆。
  尽管我也知道,即使对一个如刘若英这样的女子,这也只能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面对深爱的人,如果可以朝朝暮暮,还有谁希罕什么永远的回忆呢。
 黄磊说:在《似水年华》里,我想可能看不到黄磊的才华,也看不到我艺术上飞扬的激情,也看不到我对人生透彻的了解,什么都没有。但是你却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就是我在面对我的青春过往岁月时,我有过的坚定,我有过的执著,我有过的那份爱。
我相信。不是谁都能同时使用这三个词:坚定、执著、爱,表达对岁月流逝的纪念。
  你的故事,在别人的生命中重现,像蛇打七寸,内心深处的软肘被击中。只有惊悚。
谁让瞬间像永远,谁让未来像从前,视而不见别的美,生命的画面停在你的脸。不曾迷得那么醉,不曾寻得那么累,如果这爱是误会,今生别的事我不想再了解。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想你的心百转千回,莫忘那天你我之间。
诗人聂鲁达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显现。
爱情也是。年华逝去,留下的,是那段清晰、勇敢、坚强的爱情。
只是,年华不再。

_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