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14

   窝在家里,一整天没有出门,天气冷了,孤单弥漫在周围,没有人可以取暖,抱着被子,打开电脑看电影,就这样浑噩着,就又度过了一天。
   我不想思考,不想听歌,甚至于,我累了,不想再爱了。
   我心里的童话被现实冲撞的千疮百孔,曾经那么相信王子公主,哈哈,想来是一个多么幼稚可笑的人啊。
   如果一定要经过不断重复的痛苦,才能有保护自己的外壳,那就赶快完结吧,让我可以躲在我自己的世界里,不要有世间的纷扰,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美孚审查

  美孚公司要来审查,领导很早就在早会上传达命令,要我们积极配合。
  周四的时候,在空港审查,其实也没有我什么事情,下午刚好去空港开项目会,临下班赶班车的路上被许工叫住了,因为抽到了一台我的设备,我于是忐忑不安的赶到那里,看到了一个高大帅气的有着金色卷发的美国人chirs,他找出ASME规范,对着我的设备提问题,我们想着怎么答,比答辩还紧张,许工铁着脸,原因chirs找出了两个我们原来从来都没在意的问题,一是有隔板的法兰计算需要考虑隔板对法兰的影响,二是compress软件没有考虑螺栓常压下的安装工况,只考虑了设计压力下的预紧工况。气氛持续了一会,快要下班了,用我蹩脚的英语和他聊了几句,他很热心,完全不是刚才的样子,甚至拿出前一天晚上他在上海逛街买的笔得意的告诉我们他多少钱买来的。
  他们都走了,我们还要再讨论怎么整改来应付他们,于是许工让我用pvelit软件重新建模型计算,原因是chirs习惯看pvelit的计算书,不习惯用compress的。我开始建模,阿涛帮忙对数据,然后方工重新看一边,然后打出结果,匡工和姚昕和我们一起对比两种计算书中这两个问题的区别,直到十一点才弄完。
  周五许工还是让我过去,说我的设备还在审查。于是跟他们一起过去,把前天晚上重新弄的计算书给他看,并跟他解释前一天遗留的问题。不过他居然不看我们辛苦弄的计算书,白辛苦了一晚上了。他看图纸的时候,碰到了另一个人跟我打招呼,我以为他是广州人,后来知道他是新加坡人,他对我态度很好,说前一天chirs表扬我了,说我表现好,听到夸奖感觉非常的好啊,呵呵。后来中午的时候,我的设备审查完了,打算找许工问是否能回环境的时候,就听到赵晓红说,客户邀请你共进晚餐,晚上就不要回环境那边了,倍感意外。。。。
   晚餐前时候有点小紧张,不过后来就好了, 他们待人很优雅,会照顾周围人的情绪。虽然我英语不太好,不过他们也没有太在意,特别是frederick及chirs和kaivi都对我很好。很高兴能够认识他们。就是很多菜名都不会说,白白浪费了很多跟他们沟通的机会。以后好好学习好英语才好。